【长评to《Summertime Sadness》】漫长的告别

写得很潦草,困到睁不开眼(……)

我爱句号老师 @一只句号 和她的文章《Summertime Sadness》

这是一部属于夏天的悲剧,一场有始有终的爱情——一场漫长的、凝缓如死亡的告别。

句号老师很擅长写这样的故事,这样的,被命运捉弄的故事。

但这次并不是很单纯的“命运”弄人。

我生来最怕这样的故事。如果他们相爱,用一句俗话,“攻不渣受不作,全是命运惹的祸”,那我大可以放肆宽慰自己,没有关系的,这全是时运不济,否则他们一定从天光乍亮走到暮雪白头。可惜不是。句号老师这篇用了很独特的笔法,一层一层剥开,鲜血淋漓地,明明白白告诉你:和命运无关,命运——是神秘事务司的帷幕,你断断不能去责备一件帘幕有什么过错。

于是我只能干坐着,傻乎乎地一遍一遍看过去,从开头到结尾。这不是一个美好的爱情逐渐走向凋亡的故事,它开头便是一片废墟,是敦煌的断壁,是帕特农的遗址,让你怀着敬畏而又好奇的心情,沿着它历史的模样慢慢走下去,飞瓦断柱从眼前浮掠而过,让你震惊于这片残骸——它是那么的宏伟,那么的深刻,以至于变成荒原后仍然动人心魄。然后你终于走到时光的尽头,走到了一切的开端,走到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时,然后你终于看到了一切。

你看到了最美好的,天光乍亮的爱情。

他们之间的爱情大概就像这篇文章里格里莫广场12号(我知道这么说很奇怪)。它本来不过是最单纯不过的一座房子,像他们的爱情,本来也不过是最纯粹的一段关系,但是每个走进这栋房子的人都向里面倾注了太多的感情,将它赋予了太多的意义。所以你不能再说,格里莫广场12号只是座房子罢了,你也不能说,他们就只是相爱罢了。他们的感情里面混杂了太多太多的东西,黑魔法、迷情剂、琳达·扬还有夏天和风信子。

他们的结束可以怪罪在很多东西头上。

比如黑魔法,但我想黑魔法其实是个表象罢了。它是Sirius和Sev间不和的具现,是他们观念差异的缩影。也许黑魔法在这段感情里更像是个铃铛,它就挂在黑暗中,等着谁去扯动那根线——那根神经,然后铃铛就激越嘹亮地响一声,标志着他们又远了一步。

又或者就是迷情剂。我很喜欢那幕,他们在狭小黑暗的魔药室里接吻,在迷情剂的碎裂的气泡里接吻。这个场景大可以虚化开去,一切空间都不需要,只有他们两个,还有周身环绕着的香气——爱情的香气——迷情剂的香气——虚假的爱情的香气。少年是一切天使和恶魔的代言人。在少年人身上永远都有的那种青春活力,那种莽撞不问明天的架势,他们可以坦诚真挚地谈情,却也可以不管不顾地决裂,而在那个小小的房间,他们也可以轻而易举原谅对方,张口便许下旦旦誓言。

除了这两个,我还很在意琳达。倒不如说我很在意他们之间那“半个霍格沃兹的学生”。乍看上去似乎也是跟这些琳达们有关的,她们(和他们)从中撩拨了他俩的关系。但实际呢——Sirius没处理好他人的爱慕,没能给自己的恋人以安全感;而Sev太没有自信,不肯给自己的爱人足够的信任。
所以这一切其实并不关任何第三方的事,他们之间也没有沦落到需要第三个人来帮忙解除关系的地步。

这就很伤了,真的,太伤了。“我们不需要任何外力,自己就能分手。”想想都要吐血。在那个夏天,十六岁的夏天,他们轻轻巧巧地接吻,决计是不会想到的——他们要为此背负上如此沉重的将来。

用周白老师的话说是很合适的:人生最最好,只应初相见,此后的一切,统统多余。

统统多余,多余,不要也罢。我多喜欢少年啊,小心翼翼又恣意妄为地爱着,一颗真心悉数奉上,巴不得对方瞅上两眼,亲上两口,要是对方也肯回以真心,那真是就拥有了整整一个世界。我总是心心念念觉得但凡少年的爱情都是好的,句号老师却用一次又一次的刀子捅过来,然后用条理清晰富有逻辑的故事告诉我:“只有爱情是不够的,他们就是注定要分道扬镳。”

你走,你走,我不听,我不听,门在那边,你自己走。

句号老师说她觉得他们的后来已经没有了爱情。这一点上我不敢妄加推测,爱情是个很脆弱的东西,但是又无比绵长。(写到这里我已经累觉不爱写不动了,太伤心了……)

Sev的转变只用了寥寥几笔来写,简短到可以一句话概括过去,无非是我们世界第一好老师邓校拯救了失足(划去)少年西弗勒斯。可是这才虐。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眨眨眼睛就“十年后”“五十年后”的,要是事事遂愿,命运就不叫命运了。这十几二十年Sev是怎么渡过的我完全可以去想象,那些时光里充塞着日复一日的懊悔与歉疚。他也许梦里还会见到Sirius,见到那个在夏日湖畔对他粲然一笑的少年,那个给了他光火又被他推远的爱人,想起那颗沉寂于黑湖之底的真心。

他那么的怨恨,恨Sirius的放弃,恨Sirius的背叛,但最恨的,还是他自己。他是那个在Sirius跌落崖底时推了一把的人,他是那个把Sirius变成深海囚徒的人,所以他不敢面对日后的Sirius,可又不敢放下。

如果他放下了,那么他们的爱情,又还有谁能证明存在呢?

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在第八章里Sev来警告Sirius别出门,当他离开时Sirius的那句:“他匆匆逃掉了。”

逃。

太伤太伤了。

Sirius是这个世界上最懂Sev的人了。他知道他的自卑,他的怯懦,他的难言之痛。

他只有一点不知道。

Sev后悔了。

这算不算是未化解的误会?我不知道。我还可以欺骗自己的,我想要不是老伏搞事情,他们俩说不好会这么互相别扭下去,再别扭个一二十年,他们都老了,两个倔老头儿,坐在小花园里,互相嫌弃着,再多的怨恨都化开了,融尽了,成了时光长河里微不足道的一粒。

可是他们不再相爱了。

他们就只是不再相爱了。

我觉得Sirius的人格算不得健全,他长在Black家这样一个纯血贵族世家,一身的反骨,从小对黑魔法的憎恨让他不能站在中立的角度去看待这件事情,(我并不是在责备Sirius,实际上文中他一开始对Sev使用黑魔法的一再退让和他本身对黑魔法的态度正充分体现了他对Sev的喜爱)而Sev更是难说得上是一个正常的孩子。

所以分手好像就那么理所应当、水到渠成了。

他们不是因为什么命运,而是因为他们不合适,不能相守。

可他们仍旧——曾相爱。

所以要用上一生去告别,用尽一生去说再见。

To say goodbye is to die a little——我同你告别,至死方休。

【TSN/ME】存梗

*梗自存自写,如借用请联系。

Mark穿越了。但是这个世界的Mark并没有消失。

简单来说,另一个世界的花朵去新加坡的飞机失事,马总为此痛苦了好多年,他三十岁的时候,有一天一睁开眼,啪!穿越了。他再一次回到了花朵的身边。
但是这个世界本来的Mark并没有消失。于是就有了两个马总。此时时间点是大学时期,Facebook还在成长初期。马总的外表变化并不很大,所以轻易取得了花朵的信任。“哇哦,太帅了,两个卷毛!”
Mark对这个马总抱有百分百的敌意,而马总同样厌恶着年轻的自己。
年轻的Mark想要全世界,但此时他只拥有Eduardo。年长的Mark早已拥有全世界,他此行只为Eduardo。
谁胜谁负一眼明晰。但Edu——他犹豫了。马总的成熟贴心的确让人动心,但他放不下心让Mark一个人面对世界。
“我知道,我知道,但他……他需要保护。”
最后Edu陷入极度自责与自厌中,因为两个Mark都深深吸引他,而他无法做出选择。
马总最先发现这个问题,然后Mark同样发现了。
“我们爱你,而你当然可以同时爱我们,因为我们本是同一个人。”最终马总原谅了年轻的自己,而Mark明白了什么是爱情和分享(。

我爱你饱经世事的沧桑;爱你未受风尘的轻狂。我爱你千般模样万种风情。哪一个宇宙哪一个坐标,天地浩大,世界洪荒,我都会再一次,再一次爱上你。

今天再听了《醉莲》的广播剧,第一期的ED虐到起飞。


想来我这么多年,从醉莲到tsn,喜欢CP倒还是同一个套路,虐点也都在一个地方——“拱手让江山万里,也换不回你的归期。”
他万人之上,风华绝代,而你一朝入他眼,他就可以抛却他的荣华富贵,离开他的水晶宫殿,跋山涉水向你而去。
但你,你却不要他。
白费一颗真心。


理智上我还是明白的,我爱你——你又何必爱我。但是我,但是我,真是见不得好端端一颗心磨灭成灰。

【TSN/ME】爱情陷落 01(NC-17注意 车)

作者:云端向晚

标题:《爱情陷落》

分级:NC-17

配对:MZ/ES 斜线有意义

注意:肉里有刀,OOC起飞。

弃权声明:人物属于TSN,幸福属于他们俩,但凡觉得剧情有趣——这些有趣属于Maroon5,我只拥有OOC和雷。

梗概:

Eduardo什么也没干。

但是Mark想得太多,他践行着“一个人内心的洪流早已足够淹没整个世界”这句话,最后把自己淹进去了。

"One more night, please."

"You've said it a million times."

梗来源以及BGM:歌曲-《One more night》 演唱-Maroon5


+作者拒绝在评论里听到有人叫Mark马渣,所以请不要这么叫,谢谢(笔芯)


整个人都被LOFTER屏蔽了,什么都发不了。LOF我先炸为敬。看来只能走外链了

随缘戳我

微博戳我


牢骚

一只句号:

想了想还是转到大号,激励自己,不要害怕给喜欢的太太写长评,也要坚持自己的写作。


感慨无用:



今天微博首页掀起了好大一轮关于长短文冷热圈热度与作者写作热情关系的讨论。我想起一件很遗憾的事。




大约七年前,我还在上学的时候,和基友混迹于当年的论坛平台看文扫文搞基,那时候我发现论坛里有一位写【长篇正剧】连载的姑娘,要谋篇布局有谋篇布局,要人物刻画有人物刻画,要语言凝练有语言凝练,文力在当时每天平均要花三到四个小时泡在网上看文的我眼里大约【超越论坛里95%的写手】。但是那篇文的回复总是不够火热。




作者好像不在意一样,就这么保持着一周一更的频率,写了将近三十章。我每一章都追,追得胆战心惊,生怕她哪一天心灰意冷。于是挑了一天,鼓足勇气给她写了长评,还私信联系了她,表示会一直期待这篇文的更新。




但我并没有留住她。




这篇文我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喜欢到2017年的2月份,我还跑回已经忘记账号密码的僵尸论坛重新注册了个账号又把它看了一遍的程度。




如果现在要问我对这件事怎么看,一个作者的消失究竟是哪一方面的责任——其实我一丁点都不关心这些问题。我只知道如果让我再回到七年前,我会怎么干呢。




我会给她写十篇长评。




不够的话写二十篇。




我要把心里对她的欣赏、对故事的期待、对她坚持不下去的担忧和所有我最终没有等到后续的遗憾全写进去,我手速快,一万字不够我还有两万字。




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这一辈子我都隔着屏幕在喜欢一些与现实生活并不息息相关的东西,说得好听点叫雅趣,说得不好听一点,如果为了自己这一份真真实实喜欢的感情都不愿意真的放下手里的事真的去写一点东西,去做一点努力,那这个喜欢也太混蛋了。




我写这篇牢骚话并不想号召大家都给作者写长评,反正我的准则——管好自己,只对自己下要求,但如果连我都曾经没有做到,我拿什么来可惜那些永远断在过去的让我魂牵梦绕过的故事。这不叫有缘无分,不叫失之交臂,这叫自作自受。




所以每一天我都对自己说,如果哪一天,再让我遇到能喜欢到那份上的作者,我一定把所有想说的话全都好好说给她听。


【长评to《平安夜》】一个冬天的故事。

首先感谢 @一只句号 句号老师写出了这把四十米惊天大刀。
然后,开始之前,我要问候LOFTER那个手机端文章发布按钮的傻逼设计者。
↓↓↓
我在想怎么开头才能表达我恨不得给句号老师寄青龙偃月刀的心情。
最后我想,好的,这样吧。
“这是一个发生在冬天的故事。”
它发生在冬天。
我想每个作者选择文章背景的时间都是有考量的——也许是喜欢,也许是为了衬托。
句号老师大约是为了平安夜这个时间才选了冬天,但我更倾向于——这是他们爱情的冬天。
Gosh我真的很拒绝刀子。
句号老师的刀子也不行。
我跟她聊天的时候她说:“我觉得还不够,还不够虐。”
EXCUSE…
好了,我知道你靠着暴雨梨花刀才走到今天的了,下一个。
我其实现在脑子很混乱,我有很多想说的,但我不知道先说哪个。
从Sirius开始吧。
我很喜欢句号老师笔下的Sirius,他就像是,怎么说呢,他就像是Sirius Black该有的样子。
那种不良青年一样的感觉。他纹身,开机车,但是他会给喜欢的人买一双手套——纵使他过得很拮据。
我太喜欢这样的年轻人了。狂傲的像头狮子,在爱人面前却是猫咪,把自己的肚腩露给对方,只希望对方摸着自己软软的真心能笑一笑。
他并不是没有那个阴暗面,他甚至内心某些方面和Sev一样黑,但是——“我知道他不值得,但我愿意为他一试。”
JESUS CHRIST,这就是爱情。
我特别喜欢文章里他们下棋那一段,Sirius就像个跟朋友介绍恋人的大男孩(本来就是),有点害羞,有点畏惧,但是又很骄傲。
“这感情是爱还是恨?他不知道,他们都不知道。”
可拉倒吧我的小哥哥,你爱他爱得要起飞了,约会不够还要谈恋爱,还能咋的。
越甜越虐。真的。
句号老师深谙捅刀从哪个部位捅才能更疼。
我看了三遍。感觉自己回到了五刷tsn的时候,一边肝颤一边想尽办法从细节里抠点糖渣——有时候还抠出来玻璃渣。
我第一遍是跟着连载看的,反而疼得不深,第二遍我看到一半就跳着拉下去了,太虐,第三遍。
我靠。
句号老师,地址给我,这青龙偃月刀我不给你寄过去这年都别过了。
双视角好处很多,在虐文里尤其尤其多。
句号老师更是用得炉火纯青。
想想吧,你爱人在给你准备礼物,准备把自己一颗真心送给你——你在准备分手。
我靠。
(此处应有表情但我甚至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表达我的心情.jpg)
我一早就知道是刀,我还很高兴我早知道了就能有心理准备。
……what th
甜的那面是Sirius,虐的那面是Sev了。
我得先表个白。
我喜欢这个油腻腻充满野心阴暗低沉的Sev,太喜欢了。
我很久没看过不美化的Sev了,说实话。
这个Sev非常棒,野心勃勃,又遍体鳞伤。
他太尖刻,对一切都充满防范,他也自负,知道自己才华洋溢,只差东风。
我喜欢开头他与RAB谈及这段感情的时候。
是,爱情对他来说是秋日里的一场雨,为他带去了赖以生存的水分,让他变得不一样了——却忘记他本来就是黄叶,加速成长就是更快坠落。
他形容母亲——“愚蠢的爱情。”
对他来说可能爱情就像是火,很温暖,但是烫手,并不适合他。
他枯干的心无法承受太炽烈的火焰。
我想起安德烈的《沙漠》——那比沙漠还炽热的,是什么呢。
自有答案。
他挣扎,他嫉妒Sirius,恨Sirius,可是最终——他爱他。
句号老师跟我说,她觉得最难过的是结尾SS的动摇。
好哇,原来你知道哇。
但是确实,最让人难过的,就是这样无可挽回的命运。
命运,我讨厌这个词。
但不得不说一切都是因为有命运才精彩的。
我之前跟句号老师说——你听过《借我》吗,你觉不觉得,真的多给他们十年,一切都会改变。
句号老师说,是啊,可惜没有。
……。
在这篇文章里,我最最不能接受的是——他们就差一点。
Sirius没有早一点窥探到Sev的内心,如果他可以,我想他能让Sev放下一切跟他浪迹天涯。(?)
就差一点,勘探者火箭偏离了轨道,炸成天空中一朵烟花。
太难过了。
他们可以避免,但是没有,就好像是命运决定了要这么捉弄你一样。
我讨厌命运这个词。
在最后的最后,那双灰烬的眼睛里重新燃起火焰的时候——玫瑰花破碎,平安夜结束。
进入最寒冷的冬天了。

句号老师说,因为圈冷,不能靠热度评判自己到底写的好不好,对此,我要说:
求你们吃我安利去看看这篇文吧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写的真的他妈太好了,包你看完和我一样又哭又笑妄图寄刀。

占tag抱歉?
(嘘你们假装没看到我把狗爹名字拼错就好x)

【Mcu/虫铁】Being towards death(一发完小甜饼)

向全世界宣布虫铁股涨价啦!哈哈哈![图2.2M慎点]



写作指导书籍下载 2016.7.16更新

一颗柠檬多少坑:

马一个

美学书籍推荐:

  •    

  • 不是每本书都适合,请一定要参考豆瓣目录后再做决定。

   
  • 光看不练是没用的。

   
  • 希望其中有某本书能帮上忙。

   
  • 度盘不定时更新。

   

  


  

度盘链接 http://pan.baidu.com/s/1o8aoxIU

  


  

2016.7.16 更新15本

  


  
   

【创意写作系列丛书简介】

   

这是国内首次引进的关于美国创意写作的一套丛书,是关于文学创作的教科书和自学指导。

   

创意写作,英文为creative writing,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文学创作。写作需要天才吗?作家是可以教出来的吗?文学创作需要什么天赋、才能和技艺?作家的“黑匣子”里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如果想自学写作,如何无师自通?如果有几个志同道合的人一起练习写作,如何相互促进?如果有一个作家班,该如何授课?

   

目前,英美国家很多大学普遍开设创意写作学位项目,美国当代作家几乎都获得了创意写作学位,绝大多数知名作家也都在大学任教于创意写作专业。中国的创意写作亟待开展。国内已有大学开始正式招收创意写作硕士,或成立国际写作中心,将作家请进校园登台授课。

   

(以上文字引自豆瓣。)

   
  
  

豆瓣丛书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eries/6917

  


  

《成为作家》【美】多萝西娅·布兰德(创意写作书系)

  

首推这本。这本书在一篇便提出写作的四个困难,根据个人感悟外加长期潜水写作群观察,发现本书可以解答多数人目前的问题。

  

豆瓣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5942569/

  


  

《故事:材质、结构、风格和银幕剧作的原理》【美】罗伯特·麦基

  

写作圣经。

  

豆瓣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1115748/

  


  

《短篇小说写作指南》【美】狄克森 司麦思合编

  

马伯庸推荐。

  

豆瓣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1499542/

  


  

《故事技巧:叙事性非虚构文学写作指南》【美】杰克·哈特(创意写作书系)

  

豆瓣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10831736/

  


  

《情节!情节!通过人物、悬念和冲突赋予故事生命力》【美】诺亚·卢克曼(创意写作书系)

  

豆瓣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10834606/

  


  

《开始写吧!非虚构文学创作》【美】雪莉·艾利思(创意写作书系)

  

豆瓣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5944388/

  


  

《开始写吧!虚构文学创作》【美】雪莉·艾利思(创意写作书系)

  

豆瓣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5944388/

  


  

《小说写作教程:虚构文学速成全攻略》【美】杰里·克里弗(创意写作书系)

  

豆瓣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5500869/

  


  

《现代小说技巧讲堂》 刘恪

  

豆瓣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1853991/

  


  

《小说的艺术》【英】戴维·洛奇

  

98年版本,有些译名与现在不符。

  

豆瓣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1005649/

  


  

《写作这回事:创意生涯回忆录【美】史蒂芬·金

  

豆瓣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3888123/

  


  

《写好前五页:出版人眼中的好作品》【美】诺亚·卢克曼(创意写作书系)

  

豆瓣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0471352/

  


  

《畅销书写作技巧》【美】德怀特·V·斯温(创意写作书系)

  

豆瓣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1336454/

  


  

《论戏剧性》谭霈生

  

豆瓣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1945249/

  


  

《戏剧剖析》【英】马丁·艾思林

  

豆瓣链接: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1768839/

  


【MCU/虫铁】会织网的不止蜘蛛 CH1

CH1 Nothing is wrong with being nice

文前:看完队3就写了,一直没发,感觉可能会有点怪,但没有拉踩的意味。一个很短小的第一章。


“西伯利亚有点冷。”

Tony没法站起来,那失去机能的铠甲和身上种类繁复的伤统统在阻拦他。他只好躺在原地,努力眺望着远处的天空。当细碎的雪粒被风裹狭着涌进来时,他脑海里浮现出了那样的几个字。

他不想回忆刚刚——也许几个小时前——的那场战斗。

他太冷了。

有什么声音,像是引擎,还有脚步声。

“嘿?Mr.Stark?你还好吗?”少年特有的轻快嗓音,带着浓稠的担忧,往Tony脑子里钻。

一点都不好。Tony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过了一会儿,不是很久,他就被人小心翼翼地扶起上半身——好像对待天价易碎品那种小心翼翼。

Peter凑到他面前,用自己的额头抵住他的,“Mr.Stark,保持清醒,我们会带你回去的。”

Tony眨了眨眼睛。额头上的温度给了他一点生气,像在暗处“咔嚓”点亮的火苗,微弱但是不可忽视地存在着。

有人说要带他回去,啊哈。

跟在Peter身后的是Vision,他稳稳当当接过Tony,“Rhodey已经醒过来了,Sir,他在大厦等你。”

哦,还有人在等他回去。

挺好的。

他们回到客舱里,Vision全方面负责安置Tony,Peter就站在一边干着急。

Tony看着觉得可爱,扯了扯嘴角,对Peter说:“不要这么担心,Kid。我又不是第一次受这样的伤。”

“…Mr.Stark,你总是这样吗?”

“受伤?差不多吧。”

“不,不是,我是说,…你总是这样,流这么多血,还笑着说‘I'm fine’?”

Tony大笑起来,又因为牵动伤口而止住,“并不‘总是’,不过真男人应该扛得起来。”

Peter安静了一会,然后谨慎地、犹豫地开口:“我觉得真男人应该放的下去,Mr.Stark。”

这回轮到Tony沉默。Peter不安地在Tony床边扭动,担心自己是否惹恼了Mr.Stark。他知道那话有些自大——Mr.Stark还不用他来说教——但是他就是没忍住。Mr.Stark是个温柔的人(就算表现出来不是这样,但是小孩子的直觉总是敏锐,Peter用一根蛛丝担保,Mr.Stark真的非常温柔!),而温柔的人不应该被伤痛纠缠。

Peter等了一会,但Tony仍然没有动作,看起来就像是沉入了某种沉思当中。正当Peter沮丧的地打算去打扰一下Vision的时候,Tony开口了:“我不太确定。”

Peter有点惊讶地看过去。

“我总是尝试做个好人(nice guy),或者说,做点好事(right things),”Tony瞥了下嘴,显然对方才话里的内容有点嫌弃,“但事情总是不如愿。我只是带来了更多的伤害。”

他们对视着,直到Peter挫败地移开了视线。

“那些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放下。”

"做个好人没有什么错(Nothing is wrong with being nice),"Peter深吸一口气,“我们有力量,我们应该保护弱者,当我们做错了,那就设法弥补。……对吧?”

“听上去是挺对的。”Tony冲着Peter眨了眨眼。

“所以……”Peter少见地忸怩了一下,上帝啊他真的不擅长说这个,“如果Mr.Stark觉得签下那份协议还不够弥补的话…我可以和你一起。”

Tony想微笑,那是一股从心底涌上来的冲动。

“不,Peter,这是我自己的事。”

“哦,好,好吧。”Peter垂下头叹了口气,但是又很快振奋起来,“万一,就像这次,有Mr.Stark需要我的时候,我会一直在的。”

“万一有,”Tony试图做个耸肩的动作,可惜情况不允许,“我会找你的。”

Peter小小雀跃了一下,然后立刻安静下来。他可没忘记Mr.Stark现在是个伤员,哦,伤员。

他们在几万里的高空上,在云海之上,被阳光倾照。

他们正在飞离西伯利亚。

飞离寒冷。

Tony意识到这一点时,有什么从他心头上飘走了。

他坠进昏昏沉沉的睡梦中。

 

 

一个小蜘蛛慢慢爱上铁罐然后决定给铁罐下套的故事。

媳妇想看就写了,顺便丢上来看看有没有人想看后续XD

这章标题的梗出自这里~


《通缉不设限》主演River Phoenix(我河超好看♪(不要夹私货


在云端。

鸟类的聚集地,有坠叶,也有浆果。
枯枝和藤蔓纠缠,然后腐烂于此。
没有什么可以用以待客的,请随意看看就好。

|西窗|